旺彩体育——世界杯的百科全书在线商城

赛程世界杯,世界杯今日赛程,世界杯分组,世界杯比分预测,今晚世界杯赛程,世界杯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届世界杯球员

荷兰飞人约翰·克鲁伊夫

时间:2018-05-14

1.jpg

 

 约翰·克鲁伊夫(Johan Cruyff),一位桀骜不驯的荷兰足球巨星。他曾经开创了一种新的打法,对世界足球的发展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他是荷兰历史上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也曾因为职业道德而受到批评和非议。本周四他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去世,享年68岁。

 
克鲁伊夫的家人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他最终因为肺癌而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克鲁伊夫烟瘾很大。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一度因为吸烟导致心脏出现问题。去年十月,媒体披露了他患上肺癌的消息。但就在今年2月16日,他还预计自己能从肺癌中康复过来。那时他表示:“与癌症斗争的过程就好像踢一场足球比赛。我感觉自己在上半场已经2-0取得领先。不过,比赛还没有完全结束。”
 
很多人都认为克鲁伊夫是历史上最好的足球运动员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著名的传奇教头里努斯·米歇尔斯(Rinus Michels)成为了他的主教练。他们两人一起完善了一种名为全攻全守(Total Football)足球战术的打法。这是一种采用“轮换制”系统的战术理论,要求队员能随时轻松地交换场上位置。
 
2.jpg
 
克鲁伊夫是一位身材瘦长结实且反应敏捷的前锋,他就是全攻全守战术的化身。在场上,他经常突然启动来策划进攻,或者转身后撤来组织防守。不论何时,他总是做好了传出一脚威胁球的准备,也总能在得分良机浮现时出现在最完美的进攻位置。
 
虽然他既希望踢出美丽的足球,又希望能够赢得比赛,但是他还是认为足球的美感比效率更重要。他曾经说:“有实力没成绩,这毫无意义;有成绩没实力,这无聊至极。”
 
尽管如此,克鲁伊夫从未感到无聊。他对自己的看法有着极度的自信,喜欢与他人分享自己的观点。有的时候,他还有一点毒舌和尖刻。这样的性格影响了他的一生:无论是球员时代还是此后担任教练和管理人员,他都与同事有过不快并且结下仇怨。聊到钱和赞助商、战术和控制,克鲁伊夫通常含糊其辞。因为与队友关系紧张,他离开了自己少年时期效力的俱乐部——阿贾克斯足球俱乐部(Ajax Amsterdam)。来到巴塞罗那(Barcelona)后,又几次与俱乐部关系不和。1996年他与董事会闹翻,随后被俱乐部解雇。此时距离他带领巴塞罗那赢得欧冠冠军仅仅过去了四年。
 
不过,他帮助打造的全攻全守战术还是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一战术有着美好的愿景和强大的内在适应性,改变了世界足球的格局和发展路径。所有信奉这一战术球队——尤其是阿贾克斯、巴塞罗那以及荷兰国家队——都取得了令人艳羡的战绩,步入了各自的巅峰时代。
 
在克鲁伊夫和米歇尔斯的帮助下,阿贾克斯在1971年赢得了欧洲俱乐部冠军杯。此后的两年里,该俱乐部成功卫冕,创下连续三年获得欧洲俱乐部冠军杯的骄人战绩。采用全攻全守战术的荷兰国家队则在1974年和1978年连续两次打入世界杯决赛。因为他们橙色的队服和横扫全场的打法,世人从此便将其称为“橙色发动机/橙衣军团”(Clockwork Orange)。
 
1.jpg
 
像米歇尔斯一样,克鲁伊夫执教巴塞罗那期间也大力推行全攻全守战术。1992年,克鲁伊夫带领巴塞罗那俱乐部历史上第一次夺得欧冠冠军。此后巴塞罗那一直沿用了全攻全守的技战术风格,并将其作为俱乐部的指导理念。克鲁伊夫对巴塞罗那青训营、球员和佩普·瓜迪奥拉(Pep Guardiola)这样的教练影响巨大,这为巴塞罗那俱乐部和西班牙国家队奠定了成功的基石,促使它们在日后斩获无数奖杯和锦标冠军头衔。
 
已经退役的英格兰前锋加里·莱因克尔(Gary Lineker)曾经效力于巴塞罗那,当时他的主教练就是克鲁伊夫。听到克鲁伊夫去世的消息后他表示:“克鲁伊夫让美丽的足球运动变得更加美丽。在这一点上,他比历史上任何人做得都要好。足球界失去了这样一位英才,实在令人悲伤。”
 
亨德里克·约翰尼斯·克鲁伊夫(Hendrik Johannes Cruyff)于1947年4月25日出生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他成长在一个工人阶级家庭,住的地方距离阿贾克斯俱乐部训练场非常近。10岁的时候,他正式加盟这家俱乐部。1964年,17岁的他上演一线队处子秀。1965年,传奇教头米歇尔斯接过了阿贾克斯的教鞭。他们两个通力合作,让当时的阿贾克斯成为了世界上最优秀的俱乐部之一。
 
米歇尔斯设计了全攻全守的足球战术,而克鲁伊夫就是场上执行战术的“总指挥”。通过这套战术体系,阿贾克斯在1971-1973年期间连续三次赢得了欧洲俱乐部冠军杯(目前欧洲冠军联赛的前身)。1973年克鲁伊夫以1410万美元(按照今天的价格计算)的身价转会巴塞罗那,创下了当时的转会费记录。而那时,巴塞罗那的主教练正是米歇尔斯。1974年世界杯,执掌荷兰国家队教鞭的米歇尔斯带着克鲁伊夫一路披荆斩棘,最终与东道主德国队在决赛相遇。
 
决赛中,荷兰队在德国队员还没有接触到球的情况下就取得了1-0的领先。从开球到克鲁伊夫赢得点球,荷兰队的这次进攻总计经历了17次传球。最后前卫约翰·内斯肯斯(Johan Neeskens)一蹴而就,帮助荷兰队取得领先优势。但此后德国队回敬两球,将克鲁伊夫拒之于世界杯冠军门外。直到今天,荷兰队都没有赢得过世界杯冠军。
 
2.jpg
 
就像转会巴塞罗那一样,1974年的世界杯决赛使人瞥见了克鲁伊夫“唯利是图”的一面。当年,荷兰足协与阿迪达斯(Adidas)就世界杯比赛达成了一份赞助合约。可是克鲁伊夫自己与阿迪达斯的竞争对手彪马(Puma)签有合约,因此他拒绝穿着球队的官方统一服装。在他看来,穿着阿迪达斯赞助的官方服装会与自己的赞助合约之间构成冲突。为了安抚他们的球星,荷兰足协宽容地允许克鲁伊夫穿着为他定做的队服出场比赛。克鲁伊夫的队服与队友不同,袖子上只有两道条纹,而不是阿迪达斯标志性的三道条纹。
 
1971年、1973年和1974年,克鲁伊夫先后三次获得了欧洲最佳球员的称号。在荷兰联赛效力期间,他随队九次赢得联赛冠军。其中,八次联赛冠军是随阿贾克斯赢得。另外在职业生涯末期,他转会费耶诺德(Feyenoord)后又赢得了一次联赛冠军。转会巴塞罗那之后,他也赢得过一次西班牙联赛冠军。退役后,他先后执教过阿贾克斯和巴塞罗那。在担任教练期间,他率领巴塞罗那连续四年赢得西班牙联赛冠军,并斩获个人职业生涯的第四个欧洲俱乐部冠军杯(前三次是以球员身份获得)。虽然克鲁伊夫与荷兰足协屡次传出“绯闻”,但他从未登上过荷兰国家队的帅位。
 
1977年克鲁伊夫从国家队退役。这使得他错过了1978年世界杯,无法代表荷兰队在决赛中出战东道主阿根廷队。当时,他给出的退役理由是自己反对阿根廷政府的军事独裁统治。然而多年后,他向加泰罗尼亚广播电台(Catalonian radio station)透露了自己从国家队退役的真正原因:在世界杯开赛前几个月,他和自己的家人曾经在巴塞罗那遭遇过绑架,不过歹徒未能得逞。
 
1978年,克鲁伊夫离开巴塞罗那俱乐部。但是一年之后他与北美足球职业联赛(North American Soccer League)的洛杉矶阿兹特克斯队(Los Angeles Aztecs)签订了价值140 万美元的合同,从而重返绿茵场。当年 32 岁的他表示自己重返赛场是因为热爱足球,也希望自己能将足球运动推广到北美这个新兴市场。实际上,他后来承认自己在一系列投资活动中损失惨重,所以无法拒绝来自北美足球职业联赛酬劳丰厚的大合同。
 
他为阿兹特克斯队出战了一个赛季,然后便转会华盛顿外交官队(Washington Diplomats)。此后他返回欧洲,在西班牙莱万特队(Levante)短暂效力。接着,他又回到了阿贾克斯。1983 年,阿贾克斯没有与克鲁伊夫续约。因此他选择加盟了阿贾克斯的死敌——费耶诺德。来到费耶诺德之后,他迅速随队赢得了当年的联赛冠军。在 37 岁之前,他先后两次帮助费耶诺德赢得了荷兰杯(Dutch Cup)。1983 年,克鲁伊夫正式永久性退役。
 
英国记者大卫·米勒(David Miller)形容克鲁伊夫是“穿着球鞋的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 in boots),因为他在场上总能找到到开阔的无人盯防区域和有利的传球、射门角度。大卫·温纳(David Winner)在自己描写荷兰足球的《绚丽的橙》(Brilliant Orange)一书中盛赞克鲁伊夫,称他足球技术的完美程度和组织能力堪比维米尔(Vermeer,荷兰黄金时代最杰出的画家之一——译者注)的画作。
 
克鲁伊夫的比赛堪称赏心悦目,人们甚至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种足球动作:克鲁伊夫转身(Cruyff turn)。这是一种灵巧的过人动作。克鲁伊夫在过人时会先向一个方向假装移动以欺骗后卫。在防守队员上当后,他立即用脚后跟将球从身后勾回来,然后加速形成突破。
荷兰队在 2008 年欧洲杯中上演了一场场华丽的演出,但最终依旧未能夺冠。比赛之后,克鲁伊夫说:“世界上最高的荣誉就是人们广泛称赞你独特的技术风格。”
 
1.jpg
 
克鲁伊夫很看重比赛的优雅性,他讨厌那些技术风格背离自己理想的球队。荷兰队打入了 2010 年世界杯决赛,但克鲁伊夫则把球队激烈的球风形容为“反足球”(antifootball)。
他在接受西班牙报纸采访时表示:“这是一种丑陋、低俗、难受且难以理喻的打法。根本算不上赏心悦目,也根本上算不上一种足球风格。是的,荷兰队用这种战术给西班牙队造成了一些麻烦。如果他们最终凭借这个踢法赢得冠军,那也没关系。可是,他们最终失败了。”
 
2010 年世界杯决赛,西班牙以 1-0 的比分战胜了荷兰队。那支西班牙队采用的就是更受克鲁伊夫喜爱的以场上换位为核心的打法,最终进球的是安德烈斯·伊涅斯塔(Andr s Iniesta)。伊涅斯塔出身于巴塞罗那青训营,而创建发展这一青训体系的正是克鲁伊夫本人。
 
临终前,克鲁伊夫的家人陪伴在他的身边,这其中包括了他 47 岁的妻子丹妮·阿尔维斯(Danny Coster),两个女儿香塔尔(Chantal)、苏西拉(Susila)以及儿子乔迪(Jordi)。乔迪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成为了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他先后在巴塞罗那和曼联(Manchester United)做过球员和教练。

Copyright © 2018 粤ICP备18054518号-1 旺彩310 版权所有